墨染-身边一群逗比心好累

渣coser一枚。是个校对。全职,伞修喻黄刘卢正副队联盟,蓝雨脑残粉。凛遥党,凛凛我儿子。镜音双子,赤司夏目奇犽【逗比,易勾搭√】

《【伞修/架空】我有一个同桌》

你们一个个都艾特我感谢校对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落殒-:

· 伞修中心合志《六分之一》的《我有一个同桌》一文无错漏电子原稿

· 感谢校对 @墨染-荣耀不败 

· 恩……想说的放最后吧

————————————


《我有一个同桌》


01

  新同桌是个很奇怪的人。

  叶修最开始会去关注这个新同桌,是因为不管雨天还是晴天,他都会随身携带着一把透明的伞,重点是,两人的桌子本来就没多大空间,他还特喜欢把伞横在两人中间,把原本就没多大的空间隔成两半,整得好像小学生闹别扭画三八线一样,这让叶修略不爽。

  但叶修倒霉,高一学期末选文理班的时候明明有不少跟他一样选理科的,但搞到最后新班级里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一个认识的都没有,连张佳乐那个倒了八辈子霉的家伙都跟韩文清张新杰和林敬言他们同班,听说第一天就在班上自称F4,混得还挺开。

  当你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你会选择和哪些陌生人交流?

  一般人的答案都是距离自己最近的,叶修也不例外。虽然同桌那把横在两人之间的伞看上去略令人不爽,但毕竟也是个以后要长期相处的人,叶修也没无聊到直接摆个脸色给他看。

  但是,他低估了他的同桌的功力和高估了他的人格魅力。

  叶修以为,他的同桌如此的彬彬有礼,就算他不先开口,对方也会主动过来跟他说话,至少问问名字什么的,然后他们就能愉快地打开交流副本。

  可是,他亲爱的同桌没有。

  新学期开学一个星期,叶修看着他亲爱的同桌以分班成绩全班第一的成绩被任命为班长,看着他为了班级的事情开始对外交流,看着他在开学第三天就收到粉红色的小信封。

  多受欢迎的一个家伙,但就愣是一句话也没跟叶修说过,对,整整一个星期,一句话都没讲过。加上开学第一天开班会的时候叶修忙着补暑假作业,对方上讲台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也没注意听,平时一下课他又老往别的班跑,以至于在种种巧合之下,叶修到现在也只知道同桌姓苏,连名字都不知道。

  错过了最开始的自我介绍,接下来连要怎么开口都有些纠结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糟糕……

  叶修看着远处正和那个生活委员妹纸侃侃而谈的同桌,深深地感受到了挫败感:抱同桌大腿新手任务失败,还能不能好好练级了?

 

02

  终于,在新学期的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一班会课上,在班主任交代完事情让同学们自习的时候,叶修的同桌大大终于转过头来冲叶修说了第一句话:

  “同学,你都看了我一个星期了,还没打算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吗?要不要这么闷骚?”

  叶修原本托着下巴的手被他这么突然的一句话吓得一抖,差点没让下巴砸桌上。但失神归失神,反应过来的叶修已经惯性地回了一句:“哟你还知道我一直看着你啊,我还以为你是月球体质没信号感受不到呢。”

  少年也不生气,不屑地哼了一声,“脸T又嘴贱,没药救了。”

  “你才认识我多久就知道我脸T?这么喜欢我不好吧?”

  “少年你这么猖狂小心遭天谴出门被雷劈哦。”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起来,新学期才过去一个星期,已经有好几个同学跟我反映,说叶同学品行不良需要重点注意。”

  “品行不良?”我都没在学校抽烟。

  叶修暗搓搓地在心里补了一句。

  “他们说你老跟二班那个混混学生一块,一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二班的混混学生?噗——老韩要哭了好吗!”

  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也拉近了不少。至少,叶修终于知道了他的同桌的全名。

  苏沐秋,平仄平发音,是个很好听的名字。

 

03

  苏沐秋长得不错,这是叶修在进行了整整一个星期的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两人熟识后,叶修更是一直调侃他说:如果苏沐秋去竞选级花,那一定是冠军之师无人能敌。

  而叶修自己也没有发现,虽然他已经不用再眼巴巴地盯着苏沐秋看,乞求从这人身上发现触发交流任务的条件,但他的视线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往那人身上飘:今天研究出他那头带点婴儿般微黄发色的头发最长的那一缕已经及肩,明天发现他笑起来左边脸颊有个浅浅小小的酒窝,后天又发现这家伙眼睫毛居然意外的长。

  如果是个妹纸就好了……

  每一次结束“苏沐秋的观察记录”,叶修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感叹一句。

  如果是个妹纸,别说级花,校花都妥妥的。

  不过,虽然叶修一直调侃他是级花,但实际上苏沐秋看上去并不会娘娘腔,倒是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挺符合班里那些小女生看的言情小说的男主角形象,用句俗气点的话讲就是:简直就是妹纸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说起帅,叶修突然想起昨天无聊和张佳乐一起去围观八班那个姓周的男生……叶修默默地在心里比较了一下,最后略带私心地认为,嗯,还是他的同桌看着比较顺眼。

 

04

  当然,苏沐秋也不是空有一副皮囊的花瓶,在经历了几次小考周考月考之后,叶修终于在苏沐秋嘲讽的笑容里承认了他的同桌是个学霸,一个整天上课打瞌睡的真·学霸,虽然没有屌到全级第一的那种程度,但也是稳定班里第一全级前十。

  不过,承认归承认,有些话叶修还是不会说出来的,苏沐秋那家伙现在已经够得瑟了,再夸他他一定会得意忘形的。

  而叶修口中的那个得瑟的苏沐秋此刻正拿着叶修那张刚及格的语文卷和自己那张一百二的卷子,研究着要怎么帮忙把同桌的成绩带上来。

  但五分钟不到,叶修看着苏沐秋额角暴起的血管,担忧地说道:

  “我说沐秋啊,成绩卷子这东西看看就行了,气爆血管可就不好了。”

  “阿修,你能跟我讲讲你每天都干啥了吗?空山新雨后的下一句是什么?”

  “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

  “出师未捷身先死?”

  “分明怨恨曲中论?”

  “说了让你平时少听些有的没的!”苏沐秋咬牙切齿地把卷子甩叶修脸上,脑内突然浮现了前几天妹妹拿给他看的一篇青春疼痛文学:《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同桌》

  叶修淡定地拿过卷子,折叠,塞进书包里,又从抽屉里摸出一个盒子,说:“我家附近烘焙屋的蛋糕,你试试?”

  “嗯?看上去不错。”

  苏沐秋毫不客气地拆了盒子顺走了一块,咬了一口,“好次(吃)。”

  ……

  说好的同桌之间互帮互助一起进步的画风呢苏班长……

 

05

  一次偶然的机会,叶修站在教室里,上半身趴在靠走廊这边的窗户上和站在教室外的黄少天聊天。

  这个文科班的童鞋特意跑了两层楼上来,就为了围观传说中的联盟高中第一的游戏高手。

  话说同学你的话未免话太多了点吧……

  叶修听着他在一边巴拉巴拉仿佛不用换气一般说个不停,表示无比担心他会不会待会说着说着喘不上气来。

  这想法才刚出现,那边黄少天已经把自己说晕了。

  联盟高中的卫生室从建校到现在这么多年,第一次收到说话说到脑缺氧头晕的学生。

  叶修作为无辜的受牵连群众,跟着跑了一趟卫生室,又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喝了杯茶,折腾了小半节课才回到教室。

  苏沐秋难得没有狠狠地嘲笑他,反倒是隔着座位中间的那把伞凑了过来,问道:“你也玩荣耀?”

  “嗯?玩啊,哥玩得可好了。”

  “骗鬼啊,哪个服的?报上ID来。”

  “一区,一叶之秋。”

  “就是上周末被人满世界刷臭不要脸不得好死的那个?”苏沐秋噗嗤一声笑了,动静太大,被讲台上老师瞪了一眼。两人互相对望了一样,耸了耸肩缩回脑袋,坐正身子认真听课。

  一会后,一张小纸条移到叶修这边。纸条上苏沐秋清秀的字迹端正地写着:

  “我ID:秋木苏。”

  叶修一看,眉毛不由自主地挑了挑,拿过纸条刷刷刷写下一句:

  “那个‘代练速度哪个好,荣耀一区秋木苏’?”

  “靠!”苏沐秋接过纸条的时候,没忍住骂了一句,声音有点大,反正边上的同学及讲台上的老师都盯着他看了。

  于是,当了十年好学生的苏沐秋,终于在第十一年,被老师罚到教室外站着。

 

06

  知道了苏沐秋在搞代练后,叶修也终于明白苏沐秋这好学生为何整天上课拖着下巴一脸深思模样地睡觉了。如果哪天发现苏沐秋一整天都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那不用说,一定是前天晚上通宵练级去了。

  这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他们班主任的课,但班主任被学校临时通知去开会了,于是班里也处于一种自习的状态。班里的同学都挺自觉,虽然偶尔小声交谈几句,但基本上还是安静的干着自己的事。

  而就在这种静谧的环境里,苏沐秋趴在桌上,闭着眼睛睡得正香。

  叶修一个人闲着没事干,抄完了明天要交的作业后,又开始拖着腮帮子进行每日例行的“苏沐秋观察计划”。

  这人平时跟叶修久了,话多了嘲讽技能满级了,一口气损十人,面不红气儿不喘,但到底本质上和叶修那种无下限无节操的还是不太一样。叶修安静了,别人只会当他又在搞什么阴谋;苏沐秋安静了……班长你的画风终于正常了!!

  叶修盯着自己这同桌的睡颜看了一会,突然有种冲动想干些什么。

  他抬头左右看了看,确定大伙都在认真学习没人注意到他后,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地拿起手边的黑色水笔在苏沐秋脸上画了一只王八。

  苏沐秋大概是真的累趴了,那冰冷的笔尖在他脸上一涂一画那么多笔他也没醒过来。

  画完后,叶修放下了笔,安抚着小鹿乱撞的心跳:在亲爱的同桌脸上画王八,比初吻还激动有木有!

 

07

  叶修还没激动够,苏沐秋就已经醒了;三分钟后,苏沐秋在教室窗户的玻璃反光上发现了叶修的“罪行”。

  犯人很好找,毕竟全班里,敢跟班长大人拌嘴,敢无限诋毁班长大人的人格,敢在班长大人脸上动笔的,也就只有班长那个没下限的同桌了——那可是男神兼学霸啊!!普通人多聊两句都会脸红的好吗!!啥?你说叶修?他可是脸T星球的群嘲族人。

  苏沐秋发现之后就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什么话也没说,起身上洗手间洗脸,然后收拾东西回家,整个过程下来看都没看叶修一眼。

  “喂?苏沐秋?生气啦?”

  第二天课间,叶修拿着笔戳着苏沐秋的胳膊,后者没理他,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图画着什么。那托着下巴的姿势和动作,倒是和叶修平时“观察”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沐秋?秋木苏大大?好吧我错了你别不理我啊。”

  “然后呢?”

  苏沐秋停下手里的动作,用眼角瞄了叶修一眼。

  “要不……”叶修迅速地在脑内思考了一下有什么能弥补的方法,“要不,你要是忙不过来,我帮你?”

  “那行,今晚跟我走一趟吧。”苏沐秋面无表情地低头继续涂涂画画。

  “……”

  等到那天放学,叶修跟着苏沐秋回到他们住的出租屋,看着苏沐秋新接的那个单子,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好像被这个看上去温顺无害的家伙坑了一把……

 

08

  苏沐秋也不是真的想抓叶修当劳动力,只不过那些天他接了个急单,又真的是有点忙不过来,加上叶修自己提了,就顺带把人拐回家了。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叶修在知道了他们兄妹两个是孤儿,靠着苏沐秋这样打代练卖材料和学校的奖学金过活之后,居然就这么赖他们家了不走了?!而且愣是每天晚上陪他练级刷本刷到凌晨两三点,一天都没落下!这让苏沐秋有点……苏沐秋蓦然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破开他的心土,缓慢地生长着。

  但事实上,叶修的想法根本就不是苏沐秋想的那样。他只是不想呆在叶家,然后他是住同桌家吃同桌的,思索着总不能白吃白住所以顺手帮着苏沐秋搞代练刷装备,虽说他最后帮苏沐秋挣的,已经不是单纯的一加一等于二的分量。

  但这不重要不是吗?

  叶修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有那么一点是因为在跟在苏沐秋身边感觉不错,叶修把这归功于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就算没什么特别的心思,每天看着也很赏心悦目不是吗?

  叶修摸了摸口袋没找到烟盒,有点悻悻地想道。

 

09

  “阿修,你说你整天呆在我这,你爸妈就没什么意见吗?”

  苏沐秋没经历过什么家庭温情,也不知道一般的爸妈会不会同意自己孩子整天夜宿家外。

  “没事没事,我跟他们说我的好同桌要给我补习,住你这边方便,他们还问我说要不要多给我零花呢。”

  叶修叼着一根烟——他没有对苏沐秋隐瞒他有烟瘾这件事——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头也没抬。

  “然后他们信?”

  “对啊,我们家可是很开放很自由的。”

  “……你不找你那个年级第一的弟弟补习反倒找我?你让你弟弟情何以堪。”

  “哎呀叶秋那家伙才不会在意这种事呢,诶!发现boss了!快来!!”

 

10

  不过既然叶修已经跟他爸妈打了补习的借口来,苏沐秋也只好平时多费点心思督促叶修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要是玩过头了叶修考试退步了,那就不好交代了。

  而叶修的脑子也不差,只是平时懒了一点,现在有了苏沐秋整天跟赶鸭子似的赶着他去学习,在特定人效应下,多多少少也认真了许多。

  所以期末考的成绩出来的时候,叶修看着自己从原本班里倒数十五一蹦蹦到正数十五的时候,转头非常严肃地跟苏沐秋说:“我觉得你以后不打代练还可以去当家教老师,这效果简直跟开挂一样。”

  “如果你每天晚上的作业都是自己做的而不是拿我的去抄的话,你大概还能往前个五名。”苏沐秋瞄了一眼自己的成绩单,一边盘算着这次能有多少奖学金,一边惯性地损叶修:“有我帮你补习还考不到前十,说出去真砸招牌。对了阿修,寒假你还住我家吗?”

  “可能不行吧……我们家过年的话可能要回老家一趟。”

  “这样啊。”

  就在苏沐秋暗暗压下那股莫名的小失落的时候,叶修突然从书包里摸出他的手机和充电器,递给苏沐秋:“喏,你不是说你没手机吗?哥的手机借你寒假回去耍耍啊。”

  “我干嘛要跟你借手机?反正有网络,怎么样都能联系到你。”

  “行啦拿着吧。”叶修爆了一下手速把东西迅速地塞到苏沐秋书包里,冲苏沐秋笑了笑:“拿着睹物思人也不错嘛。”

  “你给我滚吧。”

 

11

  其实寒假也没苏沐秋想的那么长,只是叶修突然回家了,让习惯了三个人的苏氏兄妹有些不太习惯,连苏沐橙都没少问苏沐秋说叶修什么时候回来。

  苏沐秋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修他是回家去了,而不是出门了,可他们兄妹两个却像在问人家什么时候回来一样焦虑地等待着——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么一个人,并视他为家人。

  叶修借给苏沐秋的手机里只有一个联系人,不用想都知道谁。叶修每天晚上睡前都会往这边发上一条短信,简简单单三个字:我睡了。

  苏沐秋第一天收到短信的时候就在想,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无聊;但在一整个假期每天晚上睡前都会收到这条短信之后,苏沐秋只能说:论无聊,叶修如果甘拜第二的话,就没有第一了。

 

12

  叶修凭着一种极其可怕的耐心发了一个假期的无聊短信,结果被“苏沐秋一次都没有回”的事实虐到不知道要用什么姿势红血。

  好不容易熬到了开学,叶修在学校门口掐灭了烟,一副我是黑社会我走路带风的样子走到教室,正想要问问高贵冷艳的苏大大是不是回一下短信会死时,抬头却看到同桌顶着一头清爽的短发,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哟,好久不见。”

  暴击加成,生命垂危。

  那一天,叶修终于意识到,似乎有种什么不太好的东西,已经在他毫不知觉的时候萌芽成长。

  叶修抬头想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又低头想了想他那聒噪的双胞胎弟弟,突然觉得有点压力山大。

  自己因为喜欢玩游戏这事就已经跟家里人有了不小的矛盾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他对一个男的怦然心动了,岂不是要龙卷风过境?

  于此同时,苏沐秋也有些小纠结的少男情怀。

  不过一个寒假没看到这叶不羞,怎么回来后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

  苏沐秋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就是觉得叶修回来后跟他说话的口气有点奇怪,好像……没有之前那么损了?变温柔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苏沐秋一头砸在课桌上,“砰”的一声,把旁边发呆的叶修吓了一跳。

  “就算你昨晚pk输了也不要想不开啊,人生路还是很长的。”

  “你滚吧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苏沐秋暗暗在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合着被叶修损多了直接变成抖M了不成,没人嘲讽还全身难受?

 

12

  细小的改变在时间的安抚下越来越显得稀松平常,各种各样的小习惯开始慢慢形成和定型。从两人上学放学形影不离开始,到原本的轮流睡地板变成两人挤一挤一起睡床上。直到某一天苏沐秋因为生病请假在家,叶修一个人在学校,发现身边少了一个人他连走路都有点找不到平衡。

  如果两个人的生活能够彻底的重叠融合到了一起,那是怎样的一种不可思议。

  晚上叶修放学回去的时候,苏沐秋还在睡。

  叶修换了鞋,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苏沐秋的额头——已经不是很烫了。

  突然间,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睡颜,有种很想亲一口的冲动。叶修这人也实在,想到什么就干什么。他低下头,唇在轻轻地在苏沐秋脸上碰了一下,然后又跟没尝够似的,调整了角度嘴对嘴亲了一下,随后直起身子,一边搓着发烫的脸,一边若无其事的上厨房准备今晚的泡面。

  叶修刚把房门关上,苏沐秋就睁开了眼,因为发烧而有些发虚的手指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13

  高二第二学期结束后,叶修和苏沐秋两人窝在家里打了一个月的游戏。苏沐秋那阵子总在稿纸上涂涂画画的东西终于在游戏里得到了实现——千机伞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横空出世。

  叶修看着电脑屏幕里那个逆天的武器,想了很久,还是转头问了一句:“你很喜欢伞吗?整天带着伞不说,连武器也是伞?”

  “我试过很多形态,就伞的收纳效果最好。”苏沐秋想了想,说道:“或者,你想看到一个大铁锤?”

  “还是伞吧……”

  一个月后,他们作为新晋的高三狗,顶着八月的炎炎烈日,回到了学校里,开始了漫天飞舞的试卷之旅。

 

14

  其实很多时候,以叶修和苏沐秋的智商,很多话都是到了嘴边,两人小眼儿一对,就什么都明了了,连说都不用说。

  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连对视都不需要。就像某个下午,因为苏沐橙下午只有两节课而高三的他们有四节课,所以放学的时候,两人结伴走在回去的路上,一人望着左边的天际一人看着右边的风景,却越走挨得越近,最后连手都不知怎么的就握一块了。

  没有那种浪漫的十指交缠手心相贴,只是轻轻地拉着对方的几根手指,不松不紧,仿佛只是碰巧搭在一起而已。两人掌心的温度都有点高,苏沐秋的脑内甚至因此很不罗曼蒂克地想道:还好还好,他没有手汗的毛病。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牵手,走到家门口还因为苏沐橙突然跑出来开门而慌忙抽回手,两人都把手揣口袋里,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作无事状……看上去更可疑了。

 

15

  凡是都是有个开始,而且人都是贪心的。

  摸到了小手,就会想着下一步把人抱个满怀,或者再高层次点打个啵儿。

  苏沐秋甚至有点暗搓搓地算过叶修的生日,捉摸着等两人都18岁成年,还能干点什么成年人干的事……当然这个事苏沐秋也只是想想而已。

  但不能否认,自从两人心照不宣地牵过了爪子之后,这些情人间亲昵的小动作倒是多了不少,像什么饭桌下悄悄去踩对方的脚背,趁苏沐橙去上厕所偷个香,晚上睡觉前为谁搂着谁的问题争执一下。

  明明是幼稚到他们两个自己都不忍直视举动,却偏偏总能把彼此戳得心跳加速脸上发烫。还高三修罗期呢,在叶修和苏沐秋这简直就是新婚蜜月期,两个人光是往一边一站,整个世界都在发亮。

 

16

  叶修问过苏沐秋想考哪个大学,苏沐秋表示哪个都好,只要是在本地,毕竟他还有个妹妹要照顾,远了不好。

  那时候苏沐秋的成绩够当地的一个211重点大学,叶修背着他偷偷查了这个大学往年的录取分数线,看完之后,向来随性所为的叶修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压力和焦虑。

  比他考得最好的那个成绩还多出三十多分,还给不给活路?

  叶修拖着下巴,盯着电脑屏幕上的那三个数字,许久没动。

  突然,一只手从他背后伸出来,就着叶修的手握住鼠标,动作迅速地关了网页。与此同时,苏沐秋的声音从叶修耳边响起:“想那么多干什么?反正还有时间,三十分而已,一科多考五分就到了。”

  说着,苏沐秋顿了顿,侧头亲了一下叶修的脸:“大不了你考不上,我退一步陪你咯。”

  “那怎么行呢?沐橙前几天还在说,有个重点大学的哥哥听上去超帅的,”叶修搂过苏沐秋的脖子,和他浅浅地交换了一个吻:“如果我也考上了,那她就有两个重点大学的哥哥了,你不觉得这样更帅吗?”

  “这样的话,我们就差不多该跟她解释一下我们俩的关系了。”苏沐秋看了看时间,推开叶修去给苏沐橙准备睡前牛奶。

  走出房门之前,苏沐秋突然回头冲叶修说:“加油考吧,如果你考上了,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说完也不给叶修反应的时间便关门出去了。

 

17

  时间过得飞快,六月,叶修和苏沐秋分别在不同的考场上交出了那份颇有定终身意味的考卷。

  六月末,叶修看着自己比苏沐秋还少二十多分的成绩,咬咬牙跟着苏沐秋填了一样的志愿。因为这事,他还和叶秋吵了一架。

  七月底,两人收到了来自同一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那天晚上,苏沐秋难得阔绰地领着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去下馆子,还让叶修叫来了叶秋,结果谁也没想到,叶秋和苏沐橙居然意外的合得来,两个小的蹲在一起相互爆自家哥哥的糗事,气氛呈现一派其乐融融。

  回去的路上,叶修看着自家弟弟和苏沐橙在前面聊得有声有笑的,突然伸手撞了苏沐秋一下,“诶你不是说考上了要告诉我一件事吗?什么事?”

  “嗯?哦那件事啊。”苏沐秋笑了笑,看了一眼苏沐橙他们,凑到叶修耳边,一字一顿,轻声道:

  “我喜欢你啊。”

  “就这个?哥一年前就知道了好吗?坑我啊?”

  “喂喂,有必要这么破坏气氛吗?叶大大你的回答呢?!”

  “这还用说?”叶修嗤笑了一声,叶修凑到苏沐秋耳边:“我……你猜!”

  苏沐秋愣了一下,冷笑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掰得噼里啪啦响。叶修见状不好,撒开丫子就逃了,两人在叶秋和苏沐橙错愕的眼光里沿街追着跑……

 

18

  苏沐秋大学选的是法医学,而叶修选的是建筑学,两人的宿舍倒是挨在一块,就隔壁房而已,已经和舍管和同宿舍的同学协商好换到了同一个宿舍间,但上课的教学楼却隔得老远老远的。

  开学第一天,苏沐秋一个人坐在大教室里,像叶修习惯那样托着下巴看着自己身边空荡荡的位置,发现习惯了身边总是有个人陪着之后,现在仅仅是因为上课边上没人,竟然会有一种孤单的情愫在蔓延。

  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了教室,老师也是掐着时间点进来的,放下东西之后也没点名就直接上课了。苏沐秋仗着自己视力好坐在后排,一边机械地记录重点内容,一边放空脑袋神游。

  课上到一半,苏沐秋只听见自己身边突然一阵窸窣,一个人挨着他坐下。苏沐秋记完一个句子抬头时,却看到叶修嘴上叼着一根没点的香烟,一边把书本往桌上放一边半眯着眼睛去瞄远方老师的投影——事实上,同样爱玩游戏,叶修的视力并没有苏沐秋保护的那么好。

  “啧,早知道你坐这么后我就把眼镜带来。”

  叶修瞄了几眼之后,小声地抱怨着。

  “你怎么在这?”

  苏沐秋稍稍回过神来,跟着压低声音问道。

  “我是你同桌当然坐你身边了,上了大学还嫌弃老同桌啊?”叶修没领会他的意思,理所当然地回答着,又拿过苏沐秋刚刚记的笔记一看,又啧了一声:“这才第一天啊,不应该先侃天侃地鬼扯一阵吗?讲这么多!”

  “等等等,你教学楼不是在南边吗?”

  苏沐秋这话刚说出口,就收到了叶修浓浓的鄙视意味的眼神。

  “我亲爱的同桌你是睡迷糊了还是怎么?我们俩的公共课是一起的,忘了?”

  苏沐秋愣了一下,显然是记起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头,作认真听课样。叶修看着他专注的侧脸,忍不住拽过他的左手,拉到桌子底下握着——叶修的位置在苏沐秋左边,现在没带眼镜也看不到,索性也不听了,右手在桌子底下握着苏沐秋的左手。苏沐秋也没阻止他,依旧保持着认真听课的模样。

  小半会后,叶修突然感觉到自己手心里那爪子动了,他熟悉的修长手指灵活地穿过他的指缝,然后收紧。叶修只觉心跳瞬时漏了一拍,反应过来后也跟着曲起手指,紧紧地握住对方。

  这节课余下的四十多分钟里,两人的手就这么一直握着。一个坐得笔直记着笔记,一个趴在桌上浅浅补眠,桌下的手,十指相扣。

 

-END-

————————————————

写在最后一点……心塞的事,嗯,其实看到这已经可以关掉了,我就是不想多开一条所以干脆塞在一起【。

我不知道有多少妹纸入了《六分之一》,又是否会有妹纸是因为我而去入这个本(虽然我觉得应该没有),有入的现在大多都拿到了吧,所以本子是个什么情况你们都知道了_(:з」∠)_

别的我也不说啥了,我就是一个交稿不管事的文手,拿到本子瞄到破折号都没了真的蛮心塞的,再一翻发现每一小文段段首居然被擅自加了chapter时真的是……用黄少的话就是: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是我参的第一个本,说句矫情点的,我觉得还是蛮有意义的。我个人是觉得现在这样真的很对不起收本的大家orz 仅以我个人的身份向大家表示歉意。

本来我还想,如果没问题的话能弱弱地求个repo,现在我都不好意思这么说了……

最后不管如何,谢谢每一个忍了这么糟心的一个本而没有撕掉它的小伙伴,也谢谢每一个看完这个故事的你。如果是针对我个人的,有什么问题和建议也可以尽管提,我会尽力改进。

感谢大家。

2014.08.15 落殒

评论
热度(255)

© 墨染-身边一群逗比心好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