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身边一群逗比心好累

渣coser一枚。是个校对。全职,伞修喻黄刘卢正副队联盟,蓝雨脑残粉。凛遥党,凛凛我儿子。镜音双子,赤司夏目奇犽【逗比,易勾搭√】

【全职·伞修】六分之一

我会说当初我校对的时候也疑惑序号里那个'?'是不是打错了。。。直到我校对到最后。。。

折木oriki:

·伞修中心合志《六分之一》中《六分之一》一文无错漏电子原稿公开。

·感谢校对墨染 @墨染-荣耀不败 

·下划线部分及段落前的序号均为重点,切勿忽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六分之一

 

    我跨过荣耀串联的时空 

    温习不留情的嘲讽

    君莫笑花哨依旧

    千机伞紧握在手中

 

    是天各一方心意却相通

    不必说出口的承诺

    错过了十年携手

    就要用以后来补救

 

    你的话里没有惶恐

    也从来都不会无措

    我们只是笑着说

    曾以为没有以后

    却还怀着双份的执着

    把时光熬旧

 

    时间不会停留

    你也不能回头

    好在有六分之一的同游

    不是没有过失落

    却未有怕的时候

    用你未完成的执着

 

    六分之一的梦

    只是年少冲动

    却凭并肩荡成风动云涌

    你伸出手的颤抖

    我全都看在眼中

    也许你未察觉到我们的

    荣耀缠绕交扣

 

TBC.

 

【0/0】

    “……叶修你的审美呢?”

    “嗯,大概是陪沐秋去了。”

 

    君莫笑终于成为全身80级银装的神级角色,然而外观值却和75级橙装混搭几乎无异。

    陈果当然知道,虽然是难看了些,但是这套装备对于散人来说,在实战方面的价值已经可谓登峰造极;何况以兴欣目前的财力,他们确实也没有足够雄厚的经济基础在外形方面做出太多投入。谴责叶修的审美,大概只是……看到君莫笑后忍不住有感而发。

    相比之下,陈果更在意的是叶修最近频频提起苏沐秋。

 

    从第八赛季开始相处至今,陈果从叶修或者苏沐橙那里也零零散散的听了不少关于苏沐秋的故事——荣耀创世时期的高手,叱咤一时的枪系散人,和当时的叶修一起翻云覆雨,让当时的蓝溪阁精英闻风丧胆,甚至是却邪、千机伞的创造者。

    唯一的、无法挽回的缺憾是,英年早逝。

    如今正是第十年。

    苏沐秋于苏沐橙是亲人,同样经历过丧亲之痛的陈果多少能揣测她的感受——就算还有很多人在身边,可是至亲的存在是不可取代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习惯了有个不可取代的位置就那么空着,至于至亲是怎么成了故人,反倒是越发模糊。

    而叶修的心思她却摸不清。一方面叶修本来就心脏,另一方面陈果也从没有过只相处三年却记得十年的朋友。他已经隐忍了十年,以至于放眼整个联盟,知道苏沐秋的人也寥寥无几,即使是在自家兴欣提及,也只极尽强调他有如何强大,从不多说他们之间的感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陈果是多有责任心的老板啊,对于兴欣的队长兼王牌的心态问题,她哪能因为猜不透就当做什么差错也没有?

    于是她找了苏沐橙讨论这件事。

 

    到底是细心的女人,又重情义,陈果做出了合理的推测——

    叶修已经是第四次夺冠,可君莫笑是第一次,散人也是第一次站上荣耀的最高战场,这算是用十年完成了苏沐秋的“从头再来”,叶修也难免触动?

    在荣耀里拼了十几年,说长也一晃就过了,说短叶修却也晃成了偶尔需要轮换的老将,这时心生韶华不复之叹,翻出志学之年的辉煌聊作凭吊顺便缅怀苏沐秋?

    又或者看到如今的荣耀第一人“枪王”周泽楷,还是觉得苏沐秋更强?

    苏沐橙仔细听着她说,仔细想着她说的可能性。可毕竟晚生了三年,又不如叶修那么心脏,也没有想透个所以然,于是也不置可否,只笑着告诉陈果:“哥哥刚走的时候叶修也只是偷偷摸摸掉了几滴眼泪。而哥哥从来都只是叶修的动力,不是挡在他面前的槛。嘉世王朝被打破的时候,被逼退役的时候,叶修都自己扛过来了,不至于现在居安思危到把自己绕进去。所以至少在关于哥哥的问题上,完全不用担心叶修。”

 

    陈果那么一想也是,那可是叶修,心那么脏那么黑那么没下限不要脸的叶修,向来都只有别人还没打就被他玩死,什么时候有过他被人玩晕?

    还真有。

    那个人就是苏沐秋。

 

【5/6】

    不过说起来也是叶修自作死。

    叶修和苏沐秋的相遇,说好听点是高手之间与生俱来的相互吸引力,说难听点就是叶修太狂太傲独孤求败,偏偏他还是没败成。

    苏沐秋就悲凉些,作为随缘网吧无人不知的大高手,居然被野路子打了个胜少败多,输完了自家妹妹还请对方吃了顿饭。

    但是从长远来说,苏沐秋还是赢的多。他丢的是几场无关紧要的胜负,却把比自己还略胜一筹的高手赢回了家里。

其实15岁的叶修也不是那么没警惕性,他算得上优越的家庭环境在各方面都给了他高质量的教育,唯一没教育好的就是要远离网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加上当时叶修已经在外飘荡了一个月,身上确实是没了积蓄,于是苏沐橙一说不要钱打游戏他就跟着跑了,苏沐秋一说暂时养着他他就不走了。

 

【1/6】

    后来苏沐秋详细问了叶修的情况,也问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叶修不是支支吾吾就是顾左右而言他,于是叶修不明说苏沐秋也心下了然——这人不闯出个交代得起的结果,恐怕是不肯回家的。

    好在苏沐秋这里也方便,他没有家庭的束缚和负担,唯一的妹妹乖巧懂事,他本来也就在靠网游讨生活,养着叶修这么个技艺称绝的人在家里,创造的财富远比投喂他一日三餐的开销多得多;另外随着妹妹升上初中,他的经济需求也越来越大。

    于是叶修和苏沐秋两人各取所需。叶修形式上像是被苏沐秋包吃包住的雇工,区别在于他敢和老板叫板,而且天天都叫,一旦停下来就好像被下限硌着了一样全身难受。一开始几天苏沐秋还挺容易被他挑起火,动不动被他闹得声音都高几度,可闹完了叶修摆着十五岁的脸一眨眼一伸舌头他又没法狠下心治叶修;好在苏沐秋悟性高,这么被调戏了不多时就幡然醒悟:

    “我真傻,真的。”

    “你真傻,真的。”

    “我还是人生阅历太浅,居然还相信每个人都是要脸的这种小孩子才信的鬼话。”

    “你早该明白的。世界太黑暗,不要脸的大有人在。”

    “比如说……”

    “比如说我就是个反面例子,太要脸太自尊。”

    苏沐秋觉得他输了。

    任何能导致获胜的结果的过程都是优势。叶修特别特别特别不要脸的优势还真是谁都学不来,苏沐秋想。

    一般人也就这么自认比不上于是不去比了,可苏沐秋不一样,苏沐秋不喜欢输。换句话说,苏沐秋喜欢赢。他想赢叶修,所以他要找到“下限低”以外的优势。

 

    叶修在网游方面真的是奇才,接触的游戏类型广泛,经验丰富,上手快,操作强。凭良心说手速确实比苏沐秋快那么一些。因此苏沐秋想在死拼操作的游戏上碾压叶修,几乎没可能。

    直到“荣耀”的推出。

    早在苏沐秋捡到叶修之前,网络上关于荣耀的广告就已经是铺天盖地。精美的作画、繁复的操作、对战地图的多样性,以及高大上的自制武器。

    苏沐秋盯上这款游戏,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游戏能将高玩和普通玩家的差距放大得十分明显,而看现在的宣传造势,它无疑又会吸引到无数的普通玩家,和一些技术普通财力却出众的玩家。当这类玩家大举入侵荣耀时,他们就会积极的撒钱寻求高玩的帮助。苏沐秋正是高玩中的佼佼者,也是网游福布斯榜顶端的男人。

    这样一个对综合能力要求更高的游戏,不正是战胜叶修最好的平台吗!叶修看起来那么死没节操的,肯定没法驾驭荣耀这么高端的游戏。

    ……根本就是强加因果嘛。

    实际上叶修也早就关注了荣耀。于是在苏沐秋掏出两张账号卡甩在他面前时,他满脸惊恐的也掏出了两张。

    “你这个弱鸡居然也盯上荣耀了!”

    是谁不久之前才夸我确实是高手的!苏沐秋腹诽,懒得说出来。

    于是他们就有了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叶修对这两个ID有着极大的不满,他觉得苏沐秋的ID太没意思了,而他相当有文化的ID居然被苏沐橙不知有心还是无意的打出了错别字。叶修抚着额头说我们重新注册吧反正还有两张卡,却被苏沐秋拦了下来。

    “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被名字掩盖住光芒的。”其实他只是心疼钱,以及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在荣耀中把叶修碾压得抬不起头了。

    可是又失败了。

    他们在20级以前把二十四个职业都尝试了一遍,不管是什么职业,即使是牧师的对战,两人的胜负也是不相上下。甚至有一次他们用牧师打了半个小时才一下子反应过来一起GG——我们打游戏是要赚钱的啊!

    不过虽然没分出个高下,不过苏沐秋发现了他使用枪系职业时的赢面都要大些,可具体是神枪弹药枪炮还是机械专家,他也没太详细的统计,于是干脆也不转职,直接把枪系的技能都给秋木苏点上。叶修瞧了眼也不多作评价,倒是转头就把一叶之秋转成了他最顺手的战斗法师。

    叶修看得出,虽然他和苏沐秋对单个职业的操作水平差不多,但是当不同职业的技能堆在一起时,苏沐秋的选择往往更快也更具杀伤力。只是苏沐秋不明着指出,他也就不承认,只能趁着苏沐秋洗澡或者洗衣服的时候偷偷拿着秋木苏练练。

    不过夜路走多了难免碰鬼,秋木苏耍多了总要被苏沐秋发现。

    叶修一向时间掐的准,苏沐秋洗澡要多久、洗衣服要多久他都能摸个大概,一般只要在他结束之前一两分钟摸回自己那台电脑就没问题。这天就是个不一般的时候,苏沐秋洗澡洗到一半停了水——这种事在叶修住了十五年的家里是从没出现过的,他没这概念——偏偏还停水不停电,于是叶修还挂着耳机激战正酣,苏沐秋就从浴室里荡出来了。

    看着叶修悄悄挪到自己的凳子上拍着自己的鼠标键盘操作着自己的秋木苏,苏沐秋也不吭声,轻手轻脚的坐在了后面的床上看叶修单刷五人副本。

    他的操作行云流水,四个职业的技能连轴转,虽然因为技能点的限制,各种技能都点得不高,但种类多搭配多的优势在叶修手下也有着极明显的表现。

    可是哪里还是不够。

    “拿出你用战法的自信来啊。”

    打得太拘束。也许确实是受限于多职业技能搭配的复杂性,叶修还没有彻底放开了打。

    “技能多了是容易出错,但是挽回的机会也更多。”

    以叶修的素养,稍作补救根本不在话下。

    “诶……这里可以接踏射!”

    本来可以踏射攻击顺带走位的机会,叶修却只操作了个低阶的膝撞。

    “你还真是……”一开口苏沐秋就发现了什么,把谨慎这个词吞回去,“够弱鸡的啊!”这不就是期待已久的战胜叶修的机会吗!

    难得叶修也不立刻开口反击,而是专注于手下先打通了副本。打完了就装作没听见苏沐秋的话,自然无比的摘下耳机回了自己的电脑面前。

    “还是战法顺手。”

    “服输了?”苏沐秋得意。

    “哪输了?竞技场来战啊?”叶修一勾苏沐秋的脖子,已经伸手抢过苏沐秋刚刚握回手里的鼠标,让秋木苏开了个房。

    接着一叶之秋就被秋木苏击杀了。

    说不定是苏沐秋这一场状态好,也有可能是叶修刚被点穿不会用全枪系情绪低落,总之结果就是苏沐秋发挥得更好,于是叶修输了。

    胜负本就是兵家常事。只有叶修会在赢了苏沐秋的时候得意洋洋的叫嚣小半天;苏沐秋赢了就只是笑笑,然后一脸老成的去勾叶修的肩膀,不管是笑的表情还是伸手的动作都满是嘲讽。

    

    之前说什么来着。叶修被人玩晕。

    指的当然不是这一场不容扭转。

    不过在这之后,苏沐秋又更深刻的认识到了不转职而同时使用多职业技能的优势。甚至还给这种四不像的职业起了个名字叫“散人”。

有了枪系散人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过了不久就有了全职业散人。

苏沐秋创建第一个全职业散人的时候说,这张账号卡一定会站在荣耀顶端。然而最后这张卡却也只是在千机伞被移交给空号君莫笑之后就匆匆结束了使命。不过这都是后话。

当下比较烦的是,有了全系散人就有了叶修输得最惨的一次。

 

    那时他们只靠挂出竞技场对战或者单刷副本的录像就能赚得大把人气,所以虽然做的是需要打广告的代练工作,却并不急于升级所使用的角色;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热衷于用代练的不同职业账号对战。所以当全系散人诞生时,一叶之秋也不过三十多级。

    再加上苏沐秋操作散人和叶修操作一叶之秋打的是修正场,本来就没什么影响的等级压制就更不存在了。

    全职业散人在低等级阶段的优势是相当明显的,于是在好几次和君莫笑的对战中惨败后,叶修再也不肯拿一叶之秋和苏沐秋操作的散人打竞技场,说是影响胜率数据。

    不过自从偷练秋木苏被苏沐秋发现后,嘲讽的话他也已经听完了,所以再练散人也不必那么偷偷摸摸。光明正大的练了一段时间后,操作散人的本事已经快赶上了苏沐秋。

 

【1】

    很多年以后,甚至超越了苏沐秋。

    很多年以后是指,他们重逢的时候。

 

Continue.

    我跨过荣耀串联的时空 

    温习不留情的嘲讽

    君莫笑花哨依旧

    千机伞紧握在手中

 

    是天各一方心意却相通

    不必说出口的承诺

    错过了十年携手

    就要用以后来补救

 

    你的话里没有惶恐

    也从来都不会无措

    我们只是笑着说

    要创造新的以后

    亦步亦趋在你的身后

    到荣耀巅峰

 

    时间不曾停留

    我们在此重逢

    不止六分之一的路同走

    哪怕曾有过失落

    也有过怕的时候

    今后有你一起从头

 

    六分之一的梦

    只是年少冲动

    却凭并肩荡成风动云涌

    从此的每个路口

    我都陪在你左右

    有不止六分之一的相守

    会延续到以后

 

    无意输赢功过

    不说成王败寇

    枪矛相向只能平分秋色

    从此的每场战斗

    有你做我的压轴

    把相思酿成一壶酒

TBC.

 

【?/6】

    叶修最近频频提起苏沐秋。

    不过不是因为从头之约,也不是因为凭吊过去,更不是因为“枪王”的比对。

    而是因为兴欣在神之领域的公会出了个高手,枪系散人,据说本人是二十四职业精通。

    这些都是伍晨特意告诉他的,意思很明显:是个高手,可以邀请加入战队。

    叶修对人才的态度一向是相当积极的,如果他有分身的话,说是趋之若鹜也不为过。对于一个全职业精通的高手,那就更应该认真对待,因为如果对方年纪合适,说不定就会成为君莫笑的下一任操作者。

    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叶修觉得哪里不对了。这个枪系……太像苏沐秋。

 

    当然叶修不至于看见个技术强的神枪就想起苏沐秋。当下的“枪王”周泽楷和苏沐秋在荣耀方面颇有些英雄所见略同的味道,他在操作上一些偏好和习惯就挺像苏沐秋,同时他又是新的荣耀第一人,多少玩家争相模仿的对象。模仿的人那么多,出了个歪打正着特别像苏沐秋的倒也不足为奇。

    可是全职业精通呢?还是个枪系散人。

    总不可能是当年一区秋木苏的脑残粉吧?真要有这种人,年纪也该三十岁了,已经到了游戏才能枯竭的阶段。除非是职业圈的那几个老将奇才,不过这种奇才又怎么可能在网游拼了十几年还没被挖进职业战队?莫凡这么难交流的人还不是被叶修死磨死磨磨进了兴欣嘛。

    这么想着,叶修也就多提了提苏沐秋。本来他也不是喜欢藏着掖着的人,最初几年不提是因为自己还会难受,苏沐橙的感受也要考虑;后来不提是因为实在没必要,反正认得过苏沐秋的人也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了。

    后来伍晨安排了枪系高手和叶修打竞技场。有公会在就是方便,不用像当年挖莫凡那么辛苦,整个荣耀大陆的围追堵截。

    伍晨对那边没有说是叶修,只说是公会的高管之一。于是叶修开着逐烟霞进了竞技场也不多话,见对方也准备好了举起炮就冲向对站台中心。

    

    ……太像了。

 

【1/6】

当年苏沐秋和叶修几乎随时都在互呛,不觉间两个人的垃圾话水平都已经超脱了凡人,可彼此间的日常过招却是招招见血又招招不致命,相互留足了余地;而竞技场的切磋就全是另一回事,枪矛相向时,一举一步直逼要害,毫不手软,加之两人对对方的短板都了如指掌,他们之间的战斗就更是短暂而激烈,任何一个片段都说得上是赛点。

 

【1】

    对方和叶修这半场打下来,说不上场面如何咄咄逼人,和职业赛当然是没法比。可是手法上……处处都是掐的叶修的小习惯,不成体系不影响结果,却能让叶修难受个零点几秒;对叶修的目的也揣测得相当到位,让他没法下套。

 

    “我要是王大眼那种体质,说不定真的会觉得这是苏沐秋。”叶修想。

    然后一甩鼠标一拍键盘,押枪!

    对方在竟半途挣脱了出来。

    

    自从有职业联赛起,叶修的押枪技巧就已经纯熟无比。十年来能逃出押枪的,一只手也数的过来。不过在网游时期,叶修和苏沐秋一起琢磨押枪技巧的时候,彼此逃出对方的押枪的次数却是数不清也懒得数。

    就在叶修惊得烟灰一抖落在裤子上的时候,那边喀拉响了几声,像是在开麦。

    “叶修。”

    

【1/6】

    你猜这个声音说过什么话呢?

    “别吃了,马上给我起来,跟我回家去决斗!”

    “妈蛋啊!”

    “差不多,没什么可看的。”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还有。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这是苏沐秋。

 

【?/6】

    “苏沐秋。”叶修回答。

    “是我。”

    叶修没有再说话,那边自顾自说起来。

    “我还记得你说过,孙哲平时隔五年后用不到五分钟就摸清了张佳乐的新节奏。你还问我,如果是我的话要用多久。”

   “……”

    “结果,啧啧啧。这都打了大半局了你也没认出我来啊?”苏沐秋的语气还带着些刻意为之的委屈。

    “苏沐秋,”叶修喘了口气,终于再开口,“三十七场,你输惨了。”

 

    后来叶修在餐桌上说了这件事,苏沐橙摔了碗就奔去训练室。陈果也想跟去,被叶修拉住。

    他说:“他们兄妹俩叙旧,我们外人就别参与了。”

    陈果显然一下子还没法接受这个在微草才能被迅速接受的事实,呆愣了半天才理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你也算外人?”

   “法律上算。”叶修恬不知耻的不予否认。

    吃完饭叶修又拉着伍晨问清楚了枪系高手的情况,然后才悠哉的荡回训练室,打算去创造三人重逢的温馨场面。

    却看见苏沐橙直接操作着沐雨橙风给苏沐秋炫耀雪花火力线,输出暴力无比。

    叶修也不吭声——就像当年发现他在偷练秋木苏的苏沐秋一样——就站在苏沐橙身后,直到对方血条归零倒下。苏沐橙看见了叶修,摘下耳麦递给他。

    那边苏沐秋正在毫不节制的倾吐着赞美之词,无非是叶修早就夸过的话,于是他懒得听完就打断:“沐秋。”

    “哎呦怎么是你?快把耳麦还给沐橙。”苏沐秋有喜却无惊。

    叶修不理,日常嘲讽:“沐橙有前无古人的雪花火力线,哥有后无来者的三十七连胜。怕了没啊苏沐秋大大,是不是觉得和我们的差距特别大?”

    “我早就说沐橙如果打荣耀肯定特别厉害,我们家的基因优异。”

    叶修乐得和苏沐秋过招,苏沐秋也愿意陪,于是苏沐橙就嗑着瓜子顺手开了外放听他们进行间隔了十年的日常嘲讽。

    一直嗑到嘴唇咸得有些发皱才听见叶修终于问了个有价值的问题:“来吧苏沐秋大大,告诉哥这十年你都是怎么过的,没我在是不是特别寂寞?”

    苏沐秋当做没听见后面一句:“急什么,人生还那么长,以后慢慢给你说。”

 

 

Continue.

    最后拾回不朽

    相逢追至白首

    然后一起圆满六分之六

    握紧手无法挽留

    散去的海市蜃楼

    人生很长可以慢慢诉说

    当做不是虚构


FIN.

 

?=1.

 

——“还好君莫笑的冠军是真的。”

 


评论
热度(99)

© 墨染-身边一群逗比心好累 | Powered by LOFTER